何鑫渠
  親戚的爸爸已過米壽,眼不花,耳不聾,神不錯,毎有親友喪事,他必親自前往。聞此事,我曾提醒他女兒,你爸畢竟年事已高,又恐有所刺激,為何不婉轉阻止他去殯儀館。他女兒說:“我爸一過八十歲,我們就希望他不去或少去了,但他總是不聽勸阻前往,其中緣由頗讓我們感嘆。”
  她爸爸說:“去殯儀館見親友最後一面,除了緬懷親友外,也不時讓我重新明白要珍惜生命,提高生活質量。別的不說,我們小時生活遠不如現在,沒有出租車,也沒有空調公交車,所以現在坐空調公交車,多花一元錢就像多花了一百元;至於坐出租車,即便是小輩請客,看著碼表上的數字在跳,好像在割我的肉一樣。我也知道這不正常,小輩很孝順,我的退休工資若正常開銷也用不完,但不知怎的,我就是不肯坐出租車,就連空調公交車也捨不得坐。但只要我一去殯儀館,坐空調公交車眼都不眨,需要出租車時也會瀟灑伸出揚招的手。問題是過一段時間,又會故態重萌。”那個女兒說:“後來家人也感覺到了,不再反對他了。”
  是的,我們要知道,實際上活著的人們,都需要不時到殯儀館受受教育,當然,最好不要像親戚的爸爸那樣,當時清醒,過後便忘。  (原標題:殯儀館里受教育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zn95zntv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