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電腦市場退出並不代表失敗,而是另一個新的開始。
  有時候下班坐在地鐵上想,雖然這條路走得很辛苦,但很充實,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
  特別喜歡筷子兄弟那首《老男孩》,它能體現我們‘80後’的心聲,堅信夢想。
  “紅薯哥”掙多少?“保密”
  只知道小店一月能賣7萬多
  “來,我幫您選一個最甜的。”成都市一環路南二段,一家20多平米的茶飲店內,老闆謝強一邊熟練地翻動烤爐中的紅薯,一邊熱情地招呼顧客。
  誰都不會想到,這家店的店主,曾是某品牌電腦的成都經銷商之一,在全川20多家經銷商中,他帶領的團隊銷售量排名第一,經他帶出來的新人至少上百人,其中很多現在已經做了店長。
  從銷售經理到“紅薯哥”,他的轉型源於“能有自己的事做,而不是每天浪費時間”的想法。如今,他的小店每月營業額有近7萬。對於未來,謝強也充滿信心,“希望就在前方。”
  電腦城“強哥”
  業績好名氣也大 可惜就是收入低
  2007年6月,在北京中關村做電腦銷售工作一年之後,25歲的內蒙古小伙謝強和當時的主管一起來到成都創業,“當時年輕氣盛,就想出去闖闖。”謝強說,在北京打工的日子並不好過,他就想試試自己創業。
  後來,他和朋友合伙在成都一電腦城租了兩間鋪面,成了某品牌電腦的經銷商。憑著在北京積累的經驗,謝強的事業也逐漸步入正軌,謝強說,他和他的團隊每年能賣出電腦1600台,“這在所有經銷商中都是排在第一的。”
  “強哥”是謝強在成都電腦銷售圈子的名號,附近幾個電腦城的業內人士聽到這個名字都曉得這個“銷售一哥”。
  “我手下經過的員工,不下100人。”謝強說,“很多人當時還是剛入門的新人,現在已經做到店長了。”
  不過,讓“強哥”略感鬱悶的是,雖然生意做得不錯,但收入始終不高,“除去房租,每年大約能掙到4萬元,算下來平均每月3000多元。”
  放棄了“堅守”
  賣掉公司開新店 看準“吃是王道”
  2010年,市場競爭壓力越來越大,他的事業也遇到困難,“之前的盈利幾乎已經全部投入,再在這個領域堅持已經沒有意義。”他賣掉公司,成了另一家電腦銷售公司的員工,負責銷售和管理。
  “每天守著一個店鋪,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閑置的,太浪費了。”謝強說,他一直在思考未來的出路。“吃是王道,什麼時候都不過時。”謝強說,2013年8月,他和朋友合伙開了自己的奶茶店,同年冬天,他看準商機加入了烤紅薯的業務,“冬天吃熱乎乎的東西,應該能賣得好。”
  還是“愛面子”
  見到熟人躲進房 謊稱“店給朋友了”
  從電腦銷售到賣奶茶賣紅薯,這兩個完全沒有交集的事情要轉換起來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因為租的店鋪就在曾經工作的電腦城對面,謝強面臨的最大困難並不是從事了一個完全陌生的行業,心理上的落差才是他真正需要剋服的第一道“坎兒”。
  “這不是強哥嗎?電腦賣得那麼好,怎麼不做了?”有一天,謝強正在店里忙碌,曾經的同行無意中經過小店,正好看到他。“就怕遇見熟人。”剛準備躲進後廚的謝強被“逮”了個正著,只得含糊地回答,“以前的店給朋友做了。”實際上,他是不想遇到老熟人,“挺尷尬的,以前西裝革履做經理,現在穿的布鞋、膠鞋,手上身上還都是爐灰,總覺得不太好。”
  不久,謝強在附近開小店的消息在他之前工作的圈子裡傳開。“這能賺錢嗎?”曾經和謝強共事的一位同事表示不理解,“不做老本行可惜了,強哥,要不你來我公司吧。”
  “能理解他們的心情,但已經決定的事,我就要一直做下去。”面對別人的不理解,謝強心裡也很糾結,“不知道能不能做好,會不會丟面子。”謝強說,他只能告訴自己:現在是剛起步,必須堅持。幾個月後,小店的生意越來越好。
  強哥成了紅薯哥
  紅薯生意越來越好 買車買房,改行改對了
  因為家住華陽,起初一段時間內謝強每天早上6點半準時出門,趕在7點20 開店,“因為很多上班族從這裡經過時,要買早餐。”在這中間的空閑時間,他還要自己架起烤爐烤紅薯。“手伸進爐子,一不小心就被燙一個大泡。”謝強說,因為不熟練,雙手被燙十多個泡更是家常便飯。
  謝強還自己研究擺放紅薯的順序。因為紅薯豎著烤總有一面更靠近火力集中的爐心,經常被烤糊,謝強自己琢磨把紅薯橫著擺,不僅火力均勻,烤出來的紅薯還比以前更香甜了,“以前根本沒有經驗,全都靠自己摸索。”謝強說,現在,他已經成了烤紅薯的“高手”,還招來了很多“回頭客”。
  “他現在有車有房,我們都說他當初改行改對了。”徐曉燕曾經是謝強的員工,謝強轉行後,她還是和“老領導”有些聯繫。
  現在,謝強的店里有5名員工,每個月營業額7萬多元。他也不再需要處處自己動手,只是做一些採購等日常工作,“有時候下班坐在地鐵上回想這一天,雖然這條路走得很辛苦,但我覺得很充實,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  “雖然現在還是處於起步階段,但我相信希望就在前方。”對於自己的“轉型”謝強也充滿信心,現在他正在籌備在華陽開火鍋店。“從電腦市場退出並不代表失敗,而是另一個新的開始。”謝強說,他特別喜歡筷子兄弟的那首《老男孩》,“它能體現我們這代‘80後’的心聲,堅信夢想。”華西都市報記者周家夷攝影譚曦  (原標題:賣電腦一月賺三千 不如回家賣紅薯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zn95zntv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